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991187.com
开国大典上的红色灯笼背后竟有这么多故事 党史百年天天读
发布时间:2022-05-29        
 

  1949年9月2日,周恩来批示“阅兵地点以前为好”。虽然清除了垃圾,城楼仍急需修缮,装饰悬挂的画像、正面的两条字幅、城楼上的灯笼,都需要现做。画像、字幅都还容易解决,灯笼却令所有人为难。城楼原有的六角宫灯,既小又破,落满灰尘,根本无法适应“张灯结彩”的政治任务。

  1949年9月,曾参与设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著名书法家、美术家钟灵,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总务处的办公室主任,并兼任会场布置科科长。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的会场布置,当时有明确的分工:城楼两旁的大标语、会议的横幅、红旗、大灯笼等由我们会场布置科负责;前、观礼台、车队、升国旗的设备由华北军区政治部张致祥主任负责;阅兵式、包括飞机飞过广场、放礼炮等由将军负责。我和张仃教授事先绘制了城楼的布置图样,包括大典横标、两旁的标语、八个大红灯笼、两边的八面红旗等。”开国大典前夕,庆祝大会筹委会把布置装饰城楼的工作交给了华北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宣传部后来将这项任务交给原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舞美队,舞美队的队员精心设计了20幅方案供上级挑选,最终他们设计的八盏大红灯笼的方案得到了周恩来的认可:周总理认为悬挂大红灯笼既符合中国的传统和民族风格,又能充分体现出开国大典浓厚的喜庆气氛,也显得庄重、严肃。灯笼尺寸太大,一时竟无人能做

  设计方案通过了,但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那就是灯笼的制作问题。由于在比例上需要匹配城楼宏大的体量,一般的灯笼根本没法满足设计方案的需求。

  在设计完成灯笼的尺寸后,钟灵曾经用过这样的比喻来形容灯笼之大:“这八盏大红灯笼每个直径都达到两米五以上。等到灯笼做好了以后,我甚至觉得,每一个灯笼的里面可以坐得下四个人一起打扑克。”

  钟灵和华北军区的舞美队队长苏凡等人为此很着急,他们迫切地寻找着会做灯笼的艺人。苏凡还专门跑到了故宫求助。然而,故宫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很想为开国大典出把力,可灯笼要求的尺寸,他们却无能为力。材料搬上城楼,现场制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对满城工匠们无人敢接的状况,负责布置的钟灵与苏凡等人压力也是与日俱增。但是危机,往往就是转机的开始……

  钟灵等人终于在前门外的一家做红木家具的作坊里找到了一位尹师傅。尹师傅名叫尹作滨,师从京城的木雕小器作名匠。尹作滨出师以后在前门外廊坊二条创立了“永顺成小器作”。会场布置科长钟灵登门找到尹师傅说明来意后,尹作滨激动地说:“是恩人,解放军都是好人,又是为新中国开国大典,我一定尽心竭力把灯笼做好。”

  前悬挂的大红灯笼必须依靠手工,经历十几道工序,四个人一起用时二十个小时左右才能够完成一盏。而当时留给尹作滨等人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由于灯笼太大,作坊里的场地愈发显得局促。尹作滨想到了一个与时间赛跑的好办法,那就是把材料事先搬运到城楼上的大殿中现场施工。尹作滨的这一想法得到了会场布置科负责人钟灵的肯定。第二天,尹师傅就带着一班徒弟们到城楼上忙活了起来。

  9月30日,周恩来到城楼上检查开国大典布置工作。这时,扎制八个大红灯笼的工作已接近尾声。尹作滨等人勇于承制大红灯笼的事迹获得了周恩来的赞许。灯笼做好了,怎么挂上去也是问题

  大典前夕,有史以来最大的八盏灯笼终于扎制成功了。它们每个高2.23米,直径2.56米,重量大约是80公斤。然而接下来,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那就是这么大的灯笼究竟要怎样才能够挂上去呢?当时没有先进的吊装设备,工作人员把灯笼一步步地抬到了大殿前的指定位置,再通过梯子才把它们升起来,最后悬挂在廊柱间上方大梁的位置固定好。由于灯笼的体积和质量实在太大,当时城楼上的工作人员忙活了好一阵子,最后竟然是用抬轿子的方式,才把这八盏大红灯笼挂到了十根廊柱之间。

  随着八盏大红灯笼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地区管理委员会改用了一种新型钢结构折叠式的灯笼,它们具有便于运输、吊挂和收存三大优点。除了骨架换成了钢结构,灯笼的其他工艺没有变化。从1994年至今,新型灯笼里面的钢质骨架一直没有变动过。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